信用保险:背书小微的风控难题

北京商报2017年07月31日10:35分类:信用研究

核心提示:网贷平台快速发展推动了信保业务壮大。但由于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较高,保险公司提供贷款保障的同时面临的风险也不容小觑。在保证保险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三年多的时间以来,北京保险业发展成绩显著的同时,也面临着企业投保积极性下降、业务下滑等问题。

网贷平台快速发展推动了信保业务壮大。但由于小微企业的信用风险较高,保险公司提供贷款保障的同时面临的风险也不容小觑。在保证保险支持小微企业发展三年多的时间以来,北京保险业发展成绩显著的同时,也面临着企业投保积极性下降、业务下滑等问题。

2017年年底浙商财险踩雷侨兴私募债也给业内起到了极大的警示作用,保险公司在强化内部风险管理体系、提升专业水准方面,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如何通过保证保险推动北京小微企业发展,给北京保险业带来严峻的考验。

试点:获4000万融资贷款

所谓信用保证保险业务(以下简称“信保业务”),是指以信用风险为保险标的的保险,分为信用保险(出口信用保险除外)和保证保险。因信保业务具有担保作用的特殊属性,成为撬动金融资金的有效工具。

2014年5月,北京保监局会同北京市中关村管委会、央行营管部、北京银监局、北京市金融工作局联合发布《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办法》。同期,北京市中关村管委会也发布《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小微企业信贷风险补偿资金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北京市财政出资设立专项风险补偿资金。

小额贷款保证保险试点以来,得到了各财险公司的积极响应。人保财险北分率先与广发银行合作,为3家符合条件的企业提供了700万元的贷款支持,另外,华泰财险北分、国寿财险北分以及建设银行、中国银行、北京银行等多家金融机构也在积极研究相关产品和服务方案。

在试点三年多的时间里,北京保证保险发展成绩显著。记者从北京保监局获悉,截至2017年6月底,试点累计支持16家次小微高科技企业贷款融资4335万元。对此,有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小微企业贷款保证保险这项刚刚开展的业务,政府财政设立风险补偿基金,在保险机构无力承担赔偿责任时,补偿基金将进行赔付。这样调动了各方的积极性,推进保证保险业务的进一步发展。

根据规定,凡是年营业收入1亿元以下的中关村小微企业,在申请一年以内、500万元以下的银行贷款时,可以将自身信用作为保险标的投保,保险公司为企业还款能力提供保证,以此获得银行贷款。当企业因故不能如期还款时,保险公司将向银行承担相应的经济赔偿责任。

保险公司和银行自愿合作,并根据企业风险实行差别化的保险费率和贷款利率。而政府则为承接还款保证的保险公司逐笔提供最高50%的贷款违约风险分担,并为贷款企业提供最高45%的贴息支持。按照目前市场环境下中关村企业信用贷款平均利率7%和保险公司平均保险费率2%计算,中关村小微企业通过投保保证保险的实际融资成本为4.95%,远低于其他融资渠道平均12%-15%的融资成本。

警示:浙商踩雷成“亏损王”

在快速发展的同时,这一险种面临的金融交叉风险亦不可忽视。2017年年底发生的侨兴私募债违约事件,让互金行业信保业务风险彻底爆发,承保侨兴私募债的浙商财险因为巨额赔付,成为2016年亏损最多的一家财险公司。

据了解,浙商财险一直比较重视信用保证保险产品,早在2012年就与杭州银行签订了关于小额贷款保证保险的合作协议,并为此专门成立了准事业部模式的保证保险项目组,后来还成立了专门的信用保证保险事业部。此次在信保业务栽了“大跟头”,浙商财险在不断调整策略,该公司在年报中表示,2016年下半年其调整了该项业务策略,对单笔投保额大、风险集中的业务进行控制,重点开展单笔投保额小、风险分散的业务。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保证保险在中国属于一种全新伪业务,因消费者恶意逃债严重,保险公司陷入众多诉讼之中且追偿难度极大。实际上,鉴于保证保险的风险性,其应用范围在英美等国都是特定的,尤其是不涉及借贷合同项下的借贷保证。而中国实务界却在贷款合同中大量使用保证保险,企图利用保险的办法一举三得:保证银行贷款安全、扩大保险公司业务和刺激国民消费,结果却事与愿违,保险公司成为最大受害者。

事实上,作为一个较为“小众”的险种,信用保证保险2016年各险企的盈亏情况差异较大。有数据显示,2017年前5个月,85家财产险公司中,62家公司实现了信用保证保险保费收入,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逾200亿元,同期,财产险公司累计实现原保险保费收入4304.38亿元。其中,平安产险以近80亿元的保费收入、近40%的市场份额高居榜首。

从各公司的承保利润来看,62家保险公司前5个月累计出现近4亿元的承保亏损。接近一半的险企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承保亏损。排名前十的险企中,出口信保、阳光产险、太保产险、众安保险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承保亏损。如太保产险,前5个月实现信用保证保险保费收入5亿多元,亏损额度达到2.5亿元;众安保险保费收入不足4亿元,亏损额度超过1亿元;阳光渝融保费收入5000多万元,亏损达到4000多万元;华安保险原保险保费收入3000多万元,亏损超过4000多万元。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认为,保证保险业务对保险公司的要求比较高,保险公司需要在有效控制风险的情况下才能介入,并不是谁都可以做。而专门做信贷业务的银行也有不良资产,这也就是说若保险公司涉足此类业务,则需要有非常高的风险管控能力。另外,信用体系也不容忽视。在经济环境不好的时候信用体系也特别脆弱,这将带来很大的风险。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广告)

[责任编辑:边程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