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存知:八家市场机构剥离个人征信业务的含义

财新网2018年05月30日10:35分类:信用观点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征信管理局局长万存知透露了刚刚揭牌的中国首家个人征信公司百行征信有限公司(下称百行征信)的最新动向。“前期开展个人征信业务准备的八家市场机构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作为百行征信的共同发起人和主要股东,不再单独从事个人征信业务,原有部分征信业务将剥离并入百行征信,其他业务可存续为数据服务公司,通过这种方式,让个人征信方面的主要工作和方式聚焦在共商共建共享征信平台上。”

万存知是在5月26日召开的“第十四届(2018)中国信用4.16高峰论坛”上发表这一讲话透露上述意思的。会后,财新记者就业内关心的一些问题又与万存知做了确认。

作为中国第一家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主要在银、证、保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外的网络借贷等领域开展个人征信活动,与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形成“错位发展、功能互补”的市场格局。

此前,5月23日,在百行征信揭牌的新闻通稿里亦称,前述八家机构和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按照“共商、共建、共享、共赢”的市场化原则发起设立百行征信。“百行征信开业运营后,这8家市场机构虽然不再直接从事个人征信业务,但其作为百行征信的主要股东,将通过百行征信实现信息共享,共同参与个人征信市场。”

这八家市场机构是芝麻征信、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鹏元征信、中诚信征信、中智诚征信、考拉征信、北京华道征信。

万存知同时表示,中国现在征信体系建设取得了新的进展。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征信业体系建设战略目标更加明确,建立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这既是中央的大政方针,也是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

二是,中国征信体系建设基本理念在认识上更加统一。“独立第三方征信、防止利益冲突、加强个人信息保护,按市场规则推进信息共享,打通信息孤岛,发挥政府和市场两个方面的积极作用,始终坚持公平和正义。”万存知强调,前述征信涉及的核心理念,已形成社会共识,由此形成的相关规范,日益为社会所理解和支持,为中国现代征信体系建设和发展奠定良好的市场基础和群众基础。

三是,征信产品的供给渠道更加有效,除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继续提供基础征信服务,人民银行审慎批准设立市场化个人征信机构百行征信,形成与人民银行征信中心错位发展、优势互补的市场格局。“这是中国征信市场强强联合的成功范例,这使征信产业的供给更加权威高效、个人信息保护更有保障。”

万存知指出,当前金融风险出现新的特征:多样性、关联性、传染性、迭代性。防控金融风险的新保障:一金融业综合统计体系。二是覆盖全社会的征信体系,这是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基础设施。他将防控风险新的举措,归纳为六个结合:表外与表内监管相结合、传统金融与新兴金融相结合、宏观审慎与微观审慎相结合、本地与外地相结合、国内市场与国外市场相结合、中央作用与地方作用相结合。

在前述论坛的间歇,万存知向财新记者解释称,八家市场机构的原有部分征信业务剥离有两层含义,“其一,自身不能再单独做个人征信; 其二,有价值的资源按市场规则贡献给百行征信。”

至于这一市场原则是按国际上征信行业通行的会员制,即“谁贡献数据、谁使用数据”的封闭共享机制,还是百行征信向八家机构购买这部分个人征信业务?“可多种方式。”万存知透露。

对于这一动向,业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具体如何操作或还存在障碍,“征信业务主涉及的个人数据业务如何剥离?”按照去年6月开始实施的《网络安全法》,在加工、使用个人信息方面,“无论是中国互金协会的数据,还是八家市场机构的数据,并入百行征信,即这些个人信息数据从A机构转移到B机构,都需要经过个人授权。”

根据《网络安全法》有关规定,未经被收集者同意,网络运营者不得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个人信息。

“人民银行征信中心的数据库的建立,是在监管当局的行政命令下,强制各家银行向征信中心提供的数据。但是现在不可能这样操作了。”多位征信业内人士对此表示,一来当时的数据来源方都是国有银行,而现在的八家市场机构都是民企;二来现在强调依法行政,无论是中国互金协会还是前述八家市场机构,涉及数据资产的转移,如何操作需要有法律依据。”

“特别是对于拥有数据源最多的大公司,如芝麻信用、腾讯征信以及依托平安集团的前海征信,如果强制性拿出这些个人数据也是不公平的。”一位征信业资深人士对此评价称。

据财新记者此前独家获悉,前述八家市场机构中市场份额最大、最为活跃的芝麻信用已于今年四月做出战略调整,退出服务于金融类业务的征信业务。(记者张宇哲

新华社民族品牌工程:服务民族企业,助力中国品牌(广告)

新华社品族品牌工程

[责任编辑:安书怡]